缘聚缘散,不过而已

[中太| EHV23:00] Line Segment°

  上一棒 @山林苑(内卷中) 

  下一棒 @颍童 

  ※并不严谨的我流if、有保留if原作有私设、宰跳楼有、除中太其他均cb※

  ※并不明显甚至微乎其微的恋爱向,隐藏结局占了为数不多的🍬※

  ※正文90%太宰治视角 隐藏结局全中原中也视角※

  

(一)——太宰治23岁

中原中也走进首领办公室的时候,太宰治依旧垂着头,金色的笔尖不停的写写划划;大抵是知道有人来了,滑动的笔尖顿了顿之后再次书写着什么。中原中也没有说话,只是摘下帽子单膝蹲在地上,等着高位者出声发话。指针转动的声音、笔尖划破纸张的声音、两个人的呼吸声,在这间安静的房间中格外清晰。中原中也抬头看着眼前安静又熟悉的人影,思维有一瞬间的晃神。中原中也认识太宰治的时候两个人都还是十几岁的孩子,彼时的中原中也认真的想过多年之后两个人的样子,却无论无何都没有想到会是现在,出乎意料却又——合情合理

“在想什么?”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中原中也的思考,他下意识地摇头却想到首领似乎一直低头书写着什么,于是下意识的张口却发现太宰治早已停下了书写正注视着他,脸上难得带了点点笑意。那抹笑意没由来的让中原中也警铃大作。来不及细想太宰治的声音再次响起

“起来吧,不累么”

中原中也起身活动着酸痛的小腿没有接话,却是不满的撇嘴,视线扫过桌子上的白纸时发现,纸上原本相交的两条线再次平行。张了张口想要问些什么,却被递过来的文件阻止,翻开文件匆匆浏览,毫不意外的得到需要你去处理之类的命令。中原中也不满的按下帽子,转身离开了呆了一下午的房间。

等这次出差回来,一定要问问问那几条线是什么意思。

路过长廊回办公室的时候,夕阳的光辉刚好落下,将大地笼罩在一片橘黄中

“真美啊,美的让人不想挪开视线”

(二)——太宰治13岁

太宰治很迷茫、非常迷茫。睡了一觉身边就多了一本书,随手丢在一旁之后还会再次回到眼前。这是什么成精的书籍还是诡异的异能?好奇心之下太宰治翻开了那本书,原本空白的书籍再次被翻开时却多了许多内容。

再次放下书时,太宰治的表情有一些凝重,根据书中的记载,他会在不久之后认识一个叫中原中也的搭档和一个叫织田作之助的人并和他成为朋友、而几年后织田作之助会死在和Mimic的战斗中

“无聊”

太宰治随手把书放在一边,脑子里却在回想着书中的内容。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书中的内容无比真实、彷佛都是自己经历过的。无论是和中原中也的日常生活、还是和织田作之助的友情、甚至织田作之助死亡时的悲伤绝望,都透过那一页页纸张传递了过来,让他感同身受。就好像无数个经历过一切的平行时空的太宰们治通过某种手段把这一切传递给了自己,目的只是为了想要避免织田作之助的悲剧重演。

那么中原中也呢,他在这一切的发展里,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那些平行时空的自己对中原中也,又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呢?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又要怎么避免和织田作之助的相识、是不是最好也不要去接触中原中也,毕竟那样耀眼的人、触碰了会灼伤;碰久了会留恋。

于是太宰治起身,在空白的纸张上画了3个圆点,随后又画了3条毫无交集平行线

“啊…我为什么要相信这本无聊的书,最好这本书都是假的,我可不想和中原中也那样的人做搭档”

(三)——太宰治16岁

“太宰先生,首领让您去往他的办公室”

按掉内线电话太宰治揉了揉眼睛起身,对于进森鸥外的办公室,太宰治是略微抵触的,长久以来每一次进去都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与其进森鸥外的办公室还不如去红叶大姐的办公室更让他舒心。一路想着这次又会发生什么,太宰治敲响了首领办公室的大门。得到准进许可,太宰治慢吞吞的走进房间,还未来得及施礼就听到一句让他脸色大变的话

“太宰,我需要荒霸吐的力量为我所用”

太宰治突然想到三年前那本书里的记载,荒霸吐的载体、太宰治的搭档——中原中也,他们本该相识于彼此15岁那年,但是去年一整年港口黑手党都并没有收到任何有关于荒霸吐的信息,一点点遗憾之余更多的是庆幸,庆幸这个世界里的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终于没有了交集、那么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这个世界里的织田作之助和太宰治也没有了交集。这样的认知一旦形成,太宰治看待自己身处的世界也格外顺眼了一些。

大概是太宰治脸色过于难看,森鸥外终于停止了讲话,转而一言不发的盯着太宰治

“我们可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太宰如果有事瞒着我,我会很伤心的”

太宰治眯眼看着唇边泛着微微笑意的森鸥外,心生寒意却依旧面不改色,只犹豫了片刻就迟疑着轻声开口

“如果…中、荒霸吐并不能为港黑所用,森先生打算怎么处理”

“不惜代价,抹杀。任何威胁梗滨安全的因素,都不应该存在”

太宰治的脸色更加难看、垂在身侧的双手攥紧又松开,沉默了许久后他跪在地面轻声应允

“遵从您的命令,首领”

之后,那张原本画着三条直线的纸上,其中两条莫名相交纠缠

(四)——太宰治19岁

时针指向十一,太宰治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自从打败了兰堂、弄清了荒霸吐事件,太宰治被提升成为五大干部之一。工作内容越发接近港黑核心、工作量也逐日增加,森鸥外有意培养太宰治成为下一任港黑首领几乎是人人皆知的事,所以很多时候太宰治都跟在森鸥外身边,虽然太宰治并不愿意和森鸥外独处,但却能因此减少和中原中也相处的机会。两相对比太宰治反而觉得跟在森鸥外身边能解决很多麻烦,第无数次刻意忽略中原中也欲言又止的神情擦身而过后,他终于听到中原中也愤怒的声音响起

“太宰治你站住,我哪里惹到你了,既然这么不想和我搭档,直接和首领挑明不就好了。”

“你以为我没说过?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和我绑定在一起的日子,很快会结束的”

深夜2点整,Lupin。

太宰治坐在熟悉的位置,呆呆的伸手戳着酒杯里的冰球。

和中也相遇的时间从已知的十五岁推迟到了十六岁、刻意避免和中也接触会不会适得其反也未可知、还有目前尚未在这个世界出现过的织田作。一个细小的变化虽然不起眼,但是带来的后果却是未知的、未知带来的到底是好是坏,已经不在太宰治的掌控中了,这种无法掌控的未知让太宰治没由来的不安。

只是太宰治不知道的是,在抚了太阳穴一口喝光了杯中的酒精,留下足够的钞票转身离开的一个小时后,那个一直未曾出现过的人终于从Lupin门口一闪而过。

而那三条线的也再次发生变化,另一条笔直的线条也渐渐偏离

(五)——太宰治21岁

港黑首领靠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听着中原中也的陈述,偶尔垂下头掩盖住眸中的倦意,直到听到两个熟悉的名字,才挥手制。中原中也有些迷茫,但又不敢动,只是呆愣在原地无辜的眨着眼。

太宰治翻看着手里的文件,视线紧紧盯着纸上的两个名字,再次想起多年前书中的内容。其余世界:织田作之助全部死亡;本世界织田作之助隶属武装侦探社,希望太宰治保护好这个仅存的织田作。

织田作、织田作…

“首领?首领您在听么”

地牢里锁着两个刚刚捉来的武侦成员,太宰治透过天窗看着明明不属于自己却格外熟悉的身影,强行忍下想走进去的冲动。他已经违背了计划和中也纠缠在一起,无论如何不能再和织田作扯上关联。轻叹一声思索着放人的理由,却意外和织田作的视线相交。一时慌张之际太宰治下意识把中原中也推了出去

“首…首领?还好么”

摇了摇头转身离开时,太宰治的脚步早已不复来时的稳健。恍恍惚惚刚刚走进办公室,就被按住手腕推到在墙上。明明隔着衣物,墙面冰凉的温度还是穿透衣物刺激着皮肤,抬头盯着中原中也蓝色的眼眸,太宰治第一次感觉到了心虚。默不作声挪开视线、扭动手腕试图挣脱禁锢。

“首领,躲了这么久,够了吧” 

与释放织田作和武装侦探社讲和一起下发的,还有关于中原中也调职最高干部的任命书。自此,中原中也的身份从五大干部之一变成了唯一的最高干部。同时开启了和太宰治形影不离的日常生活,但那时的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那会在未来成为为数不多的念想。

第无数次的应下监督太宰治吃饭的任务,中原中也托着食盒走进首领办公室,果不其然看见太宰治依旧垂头奋笔疾书,午饭也只是象征性吃了几口就推到一边,中原中也颇为不悦的蹙眉,重重放下手里的食盒倚着桌子盯着那抹熟悉的身影,直到桌子上的另一只手不情不愿的打开食盒。

中原中也自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过下去、直到隔在两个人之间的冰层渐渐融化

“真是...美好的世界啊”

临走出房间门的时候,中原中也听到太宰治低声感叹着

太宰治拿起笔,将纸张上唯一相交的两条线重新修改为平行状

(六)——太宰治23岁

“夕阳这么美啊,美的让人不想挪开视线”

他轻声说着,之后从港黑大楼一跃而下

莫比乌斯环【庄沃】

私设如下

  ①时王=逢魔时王=常磐庄吾

  ②白沃前期出场多 盖月工具人

  ③沃兹隶属于时间管理局,白沃兹自由人

  ④黑白沃同框时,白沃依旧称呼为白沃,黑沃兹称呼为woz/沃兹

       ⑤越来越流水账.jpg 不接受因为设定掰头,掰就是你对✓


(二)

时间管理局的监狱里

Woz靠着墙壁坐在冰凉的地面上,眉宇间是少见的担忧和无措,虽说经过世界的重置,另一个自己对常磐庄吾已经没有那么深的抵触感,但那不等于白Woz是什么可以信赖的人,而此刻的自己显然并不能守在常磐庄吾身边,虽然以常磐庄吾的实力和历史的走向,只要不发什么意外常磐庄吾也并不会受到什么实质上伤害,但…

“我的部下还在担心别人,看起来是我做的不够啊”

毫无感情的声音打断了Woz的思绪,多年来的训练让Woz下意识的起身,却在瞬间想到自己服侍的已非眼前人,停止鞠躬的动作并没有激怒眼前的人影,反而被回馈了一声嗤笑。

Sougo作为时间管理者的领导者,除了广为人知的战斗力,还有阴阳不定的性格,没有人能看透这个人的想法。他可以做鼓励一个人前行的导师、也可以是摧毁一个人全部的恶魔。和sougo相比,年轻的常磐庄吾稚嫩的像是只会咿咿呀呀的新生儿

“我不喜欢我的部下面对我的时候走神,Woz。不要试图在这里激怒我”

回过神的时候,Sougo已经近到Woz身侧,皱眉忍着下颚传来的痛感,Woz抬头费力却认真的开口

“你想…干什么”



 放学铃声响起的那一刻,常磐庄吾揉了揉眼睛起身,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脖颈,带着书包走出校园的时候,他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嗯…盖茨和月读不在。真是难得…诶!!盖茨和月读不在!!!转回头想要重新返回学校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传入耳中

“这本书上记载,今天对你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但是,你最好注意下红色机器人”

白Woz举着类似逢魔降临历的书籍,蹲守在常磐庄吾放学的必经之路上,不属于自己的着装和说话风格让白Woz不悦的轻啧皱眉,虽然用电子笔直接书写也在可以尝试的范围,但拿起笔的那一瞬间,他忽然就想,如果、如果常磐庄吾没有想起来、黑Woz也没有被救回来,那么他可不可以,代替黑Woz。

白Woz躲在常磐庄吾看不到的地方轻叹了一声,探出电子笔写下了,驾驶红色机器人的明光院盖茨在下一个转弯处发现了常磐庄吾,两人开始对战。

扯了扯头顶的帽子,白Woz转身离开了。

“我决定了,我要成为魔王。但不是穷凶极恶的魔王,而是至仁至善的魔王”

“您应该知道如何使用”

“庆祝吧,时间的王者诞生了,他是集所有骑士力量于一身的…”

垂头任由黑发遮盖住一边脸颊和眸中的嫌弃,白Woz把另一个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再次重复了一边。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怎么发展,魔王、黑Woz,就看你们自己了。


时间管理局

‘皎洁的月光’透过监牢顶的窗子照在地面,形成了‘另一扇窗’Woz蹲在地面的窗子前,看着皎洁月光的‘影子’笑出声。

当他握着逢魔降临历第一次到年幼的常磐庄吾面前时,的确把常磐庄吾当做逢魔时王的影子,虽然他们本身是同一个人。但是在和常磐庄吾的相处中,他却渐渐明白之前的想法错误的过于离谱。他是常磐庄吾、是逢魔时王,但唯独不是2068年的、逢魔降临历上记录的逢魔时王。把一个人当做另一个人的影子这件事,本质上也是错误的。没有谁应该谁的影子,哪怕另一个谁是未来的自己。

意识到这一点的Woz改正了想法再去认真观察常磐庄吾的时候,好像突然明白了盖茨和月读为什么会被常磐庄吾吸引,从敌人变成同伴。

坐在地上伸出双手按在地面的窗子时,Woz突然不希望常磐庄吾想起之前的一切,哪怕那个代价是自己要接受来自时间管理局的审判。遗忘、更多的时候是幸福生活的开始。在这个重置的世界里,Woz希望常磐庄吾能拥有一个幸福的生活,最起码,不要再卷入Sougo为他设下的圈套里。

明光院盖茨很迷茫、也很气愤。说好放学之后和月读的约会,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巨大的红色机器人搅得一团乱。姑且不说为什么这么大的机器人会从天而降,只是为什么月读会昏迷在这个机器人内部、为什么只是想把月读抱出来却把自己也搭在里面、为什么不驾驶着红色机器人攻击常磐庄吾就出不去?到底是他累的产生了幻觉还是这个世界发展的太快…?不不不,从月读消失到红色机器人出现到攻击常磐庄吾,一共也没有多久。

明光院盖茨迷茫.jpg

常磐庄吾也很迷茫,莫名不安了一整天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却在回家的路上被陌生人提醒要注意机器人、之后被巨大的机器人追着攻击、莫名的变成了王…吧?之后又发现攻击自己的是好友盖茨。

世界发展的真快…世界还真的还需要魔王么?

和明光院盖茨互相交换了情报之后的常磐庄吾躺在床上,看着透过薄纱照进屋子里的月光蹙眉沉思着,总觉得这一切都似曾相识,但是似乎又哪里不对。

干部中x首领宰之中也醉酒

设定之前有,在这儿就不多说了,可以自己翻一翻

tag里气氛不好,我就火速出了个搞笑向的,希望让各位乐一乐,仅此而已。

搞笑向、流水账、ooc归我 ↓


太宰治的脑子里很少出现’后悔’这个词,但此刻他的确非常后悔,如果没有这突如其来的意外,他应该已经在家里吃着蟹肉罐头和蟹肉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仿佛听话的部下一般看着满嘴胡话的中原中也。

这个姑且也不说,谁能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港黑堂堂的重力使,醉成这个样子。太宰治低头思考了许久,才确定自己只是派中原中也去参加了一场非常安全的拍卖会,怎么人是走着出去的,躺着回来的?

“那么,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么”

太宰治很生气,但是他依旧微笑的看着角落里瑟瑟发抖的中原中也的直属部下,在看到那位部下双腿颤抖且不停擦拭额头的汗珠后,太宰治收起微笑,露出了和往常一样严肃的神色,却意外的听到那位部下从微小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开始汇报,多亏了那断断续续的声音,让太宰治摸清了来龙去脉。

“去找一条干净的毛巾、打一盆温水,你就可以下班了,加班费睡醒了找你的上司要。还有、明天你可以休息一天。”

揉着被中原中也抠的通红的手掌,太宰治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去做事,又看了看亮着的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加了最后一句,凌晨02:13分。

太宰治:拳头硬了.jpg

浸湿的手巾蹂躏上中原中也的脸颊时,太宰治才觉得消了气,他蹲在沙发前细细端详中原中也的脸颊,唯一遗憾的是暂时看不到他蓝色的眼眸。那双眼睛是太宰治最喜欢的部位,喜欢到某一瞬间他也把那双眼睛和那双眼睛的主人保护起来,不让一点杂质伤害到他。但太宰治更清楚,中原中也并不需要他的保护,中原中也也是强者、他有强大的内心可以支撑起一切、有让人畏惧的实力可以保护他想保护的东西,无论是战场是肆意妄为的中原中也还是平日里任劳任怨的中也,无论哪种都很难不让人心动。

低不可闻的轻叹之后,太宰治把手里的毛巾丢回水盆中,起身将中原中也身上满是酒气的外套脱掉,却蓦地被中原中也握紧了手腕,于是他凑近试图把手抽出。

“中也?把手放开——”

察觉到指关节被不停按着的太宰治有些迷茫,下一秒就被大力扯到中原中也的怀中,而中原中也本人却依旧不停地按着,直到几秒钟后,太宰治看着自己的手背贴在中原中也的耳边,之后整个房间里传来中原中也底气十足的喊声

“第三小组——灭了他们”

“第四小组——立刻善后”

太宰治看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中原中也彻底陷入沉思,人的手…还有这种功能么?

大抵是没有得到回复,中原中也不满意的啧了声,再次握紧太宰治的手背高声呼喊

“听到了就回话,别学那个混蛋太宰治装哑巴”

老实说太宰治并不知道怎么哄醉鬼,但是他知道如果再没有回复,中原中也会对着‘手机’一直喊下去。为了自己的耳朵和房间的安静,太宰治不情不愿的做出了回复。

“收到”

久久没有听到多余的声音,太宰治刚刚松了口气,就看到中原中也另一只手在裤袋摸了摸,随后把一张海鲜店VIP卡丢在一旁,又摸出自己的手机竖在嘴边。

“太宰治,拿我的卡,去买螃蟹,3分钟之后,我要看到横滨全部的活螃蟹”

“喂!混蛋太宰,听得到么!回话啊,混蛋!”

“做不到就…💤”

之后是手机被扔在地上的声音和中原中也低声咒骂的声音。太宰治抬头看着自己办公室的天花板神色淡漠,眉宇间带着似有似无的疲惫。

天蒙蒙亮的时候,中原中也终于睁开了眼,他揉着正在叫嚣疼痛的额头起身,清醒了片刻诧异于身处的位置和睡姿扭曲的太宰治,顺着手臂向下,是口袋里两只手紧攥的手。

桌子上水盆里的水早就没了温度,中原中也眯眼回忆着昨夜的事,看着睡得格外安心的太宰治微微扬了扬唇角

“早安,混蛋首领”

干部中x首领宰那些事⑤

前言:


1 中太cp向


2 平行世界干部中x首领宰 森鸥外正常退位、尾崎红叶还是干部、芥川兄妹依旧归港黑、无赖派都活着没人死


3 有没有后续随缘


4 有些梗是和专中对戏而来的


5 搞笑向 ooc私设人物崩都归我


6 想到再说


① 众所周知,在港口黑手党首领太宰治的身上,出现的最多的是名叫绷带的东西。中原中也很嫌弃那个东西,他不明白为什么要用那种东西裹着皮肤,每次太宰治更换绷带的时候他都能看到因为被隐藏在绷带下不见光而过分白皙的皮肤,都觉得人的皮肤不应该白到让人觉得病态的程度;太宰治对此却并不在乎,并且直言,我喜欢。

②(接①)

直到偶然间,中原中也听到下层员工的讨论后再次直视太宰治身上的绷带时,才不得不承认,绷带…也许可以用其他用途,只不过绷带耐不耐用,着实是个问题。沉默了片刻的干部随手掏出手机,浏览很多网页之后得到结论——不耐用,就多缠(bang)几层

③太宰治不止有一部手机,这一点中原中也是知道的,但他不知道的是,太宰治的手机都是用来干嘛的,所以他也就不知道,当他生日的时候,太宰治送他的满满一本贴满他各式各样的照片是哪里来的。是哪里来的呢,中原中也依旧没有按耐住好奇心低声问了问;是秘密哦…敷衍过后的太宰治率先离开,脸上尽是藏不住的笑意。

太宰治(人)并非不懂浪漫,只是他把浪漫都给留给了他觉得重要的人

④中原中也并不会随时随地无条件的包容太宰治,好脾气不等于没脾气这点,中原中也清楚、太宰治也一样,但人生气的时候,往往会忽略这一点。裹着薄薄被子躺在勉强能称得上床的地方时,太宰治决定,三天不理中原中也;清晨被冻醒且没有早餐的时候,太宰治决定七天不理中原中也。办公室桌子上放着温度适宜的粥和分好的药片时,太宰治决定把七天改成七分钟。

温柔用对了地方是温柔,用错了是多余。还好,中原中也和太宰治之间,永远不存在多余。

⑤太宰治刚刚接任港口黑手党首领职位时,经常忙的夜不归家,睁眼办公室闭眼办公室在那段时间成了太宰治的日常。难得休息回家的时候,他看着只有中原中也和他的房间一时有些失神,竟然脱口而出说了一句要不养只猫,中原中也愣了愣颇为不解的皱眉。一个首领一个干部,忙起来的都顾不得抬头,哪里有时间顾猫。回神的太宰治转了转眼珠点点头,抱猫和抱自己男人,显然是后者更合心意。

⑥太宰治是个恶劣的人,他喜欢时不时的说出命令这样的词汇,然后看着中原中也咬牙却不得不执行的样子;中原中也作为港黑首领的最高干部&贴身干部&爱人,很多时候并不是真的拿太宰治没办法,只是看着自家爱人小计谋得逞时得意洋洋露出笑脸的样子时会觉得,既然是小猫咪么——宠着也没什么的。

⑦太宰治的称呼有很多,最普通的称呼是首领,人多的时候连中原中也都会这么称呼;偶尔芥川龙之介会叫他太宰先生;偶尔中原中也会叫他太宰;织田作之助和坂口安吾更多的时候也会称他太宰;有点小生气的时候中原中也会称呼混蛋太宰,但——当中原中也称其为太宰治的时候,一般说明中原中也是真的生气了。这个时候太宰治会收敛起所有,白天晚上‘一起’哄中原中也

⑧就算是太宰治也不得不承认,中原中也的确是下一任港口黑手党首领的最佳人选,毕竟中原中也有体力、智商也说得过去。但深知首领身处黑暗的核心、失去自己的梦想和自由的那一刻起,太宰治就放弃了让中原中也成为首领的念头。把光明带进黑暗本已不该,黑暗的核心还是留给两者交集的灰吧,虽然这对灰并不公平。

于是很久之后——

芥川:太宰先生,在下就是您口中的,灰?

太宰:做的不错,辛苦你了

⑨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是港黑出了名的高效率,但那也并不等于他们可以每天都按时完成全部的工作。偶尔中原中也会有带一些工作回家,通常在这个时候,太宰治都会在一旁撑头看着,中原中也的侧脸很好看、不…中原中也其实一直都很好看,所以太宰治一直知道,暗地里追中原中也的人也不在少数,但都被中原中也高冷的态度和手指上的戒指劝退了。每每太宰治望着中原中也发呆的时候,中原中也都会趁机揉一把自家男朋友的头,并且询问其发呆的原因,太宰治转了转眼珠笑出声开口:在想着怎么让中也离不开我。

⑩和温柔、浪漫一样,爱这种东西,只有给了对的人叫爱情。但中原中也和太宰治之间是不是爱情…谁能说不是呢?

干部中x首领宰那些事(短篇 前言)

我想把这个搞成系列x  所以有了这个前言✓

人话:只是关于人物设定的一系列而已,正经的短篇近期会开始脑之后写出来


※※※划重点:非if!非if!非if!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请把它看做平行世界、恰好另平行世界的太宰治也是首领、中原中也也是干部※※※


①cp:中太  除中太外,其他和中太有关的都是亲情向

②人物:

港黑——   首领:太宰治   最高贴身干部兼太宰治男友:中原中也  

其他人物——森鸥外(先代)   尾崎红叶(另一位干部)    芥川龙之介(游击队队长)  芥川银(港黑首领的秘书)

武侦——    社长:国木田独步

其他人物——福泽谕吉(上一任社长) 中岛敦(武侦成员) 泉镜花(武侦成员) 谷崎润一郎(武侦成员) 织田作之助(武侦成员)


异能特务科—— 坂口安吾


③补充说明:

港黑、武侦和平相处期,太宰治与国木田独步称不上朋友但也绝非敌人

织田作&坂口安吾&太宰治依旧为好友

芥川、敦相处模式同原作

森鸥外、太宰治是师徒也是养父子关系


一代钻石:森鸥外、福泽谕吉正常退位,两人一起管理孤儿院,福泽谕吉负责武力方面、森鸥外负责智力方面、爱丽丝负责医疗&心理方面

二代钻石:都在港黑

三代钻石:港黑一枚、武侦宰一枚


织田作确认存活✓  首领宰不跳楼✓

刀梗内容≤1% 是干部中原中也x首领太宰治的甜甜日常 

搞笑、温馨、甜宠向,ooc归我,甜甜的恋爱给他们。

问就是自家小干部说了,甜甜的日常不好么。小干部开口,很好、安排。

小学生文笔、意识流、更新缓慢、ooc有、长期坑。慎入

干部中x首领宰那些事④

前言:


1 中太cp向


2 平行世界干部中x首领宰 森鸥外正常退位、尾崎红叶还是干部、芥川兄妹依旧归港黑、无赖派都活着没人死


3 有没有后续随缘


4 有些梗是和专中对戏而来的


5 搞笑向 ooc私设人物崩都归我


6 想到再说


① 太宰治偶尔会在中原中也不在的时候出去逛逛,港黑附近便利店的蟹肉对他而言是不小的诱惑、虽然中原中也做的蟹肉也很好吃,但总要尝到些难吃的,才会珍惜美味的东西。所以中原中也经常会去便利店门口堵偷吃的太宰治,并且充当苦力把大包小裹带回港黑

② 太宰治并非传闻中的漠然无情,他也会在各个节日赠与港黑全体成员小小的‘惊喜’,比如愚人节的异色眼球糖、圣诞节的随机cos装、情人节的人形抱枕,对此港黑成员的评价各异,有喜形于色的、有随身携带救命药的、有入职几个月买保险的,中原中也一度非常吃醋,因为——太宰治的这些礼物,他从来没有收到过。但节日之后的第二天,中原中也一般都会心情很好的哼着小调进入办公室

③ 太宰治并非24小时都在工作,闲暇之余他更喜欢站在窗前,透过窗子看着外面的世界。身份的变化让他办公的地点和环境都有了变化,身份、责任的束缚让太宰治并不能随心所欲的生活,偶尔他也会羡慕稚子和飞鸟,因为他们看起来是那么干净又自由。所以工作之余,他从不限制中原中也的任何,毕竟他已经失去了东西,没有必要让心上人也失去

④ 有人问过太宰治,8楼和28楼有什么不同。还是干部的太宰治回答:没有不同,都会死。一样的问题,首领太宰治的回答是:在28楼看见的风景,是在8楼绝对看不到的美丽。

⑤ 横滨突然变得闷热起来,绕是中原中也这种不是很惧热的人偶尔也会念叨着好热。首领办公室大概是港黑最凉快的地方,却依旧架不住太宰治偷食冷饮冻水,这件本不应该被中原中也发现的事情最终以太宰治胃疼到无法说话而被发现。最终太宰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冷饮冻水远去,留在桌子上的只有淡淡的柠檬水

⑥ 关于坂口安吾是特异科的人这件事,太宰治是第一个知道的、也是最后一个原谅他的,而帮助太宰治解开心结的是中原中也和织田作之助两个人,毕竟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朋友是多难得的存在。

⑦ 织田作之助的第一本书是留给太宰治的;织田作之助第一次做咖喱是给太宰治的;织田作之助是为数不多能让太宰治安心的存在,也是为数不多能让太宰治肆无忌惮的存在。中原中也为此一度吃醋了很久,但关于如何照顾太宰治方面的信息,大多都是织田作之助提供的。毕竟,织田作之助收养过孩子

⑧ 芥川银曾经听过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的争执,那是太宰治刚刚坐上首领位置不久,两个人似乎都不太习惯身份的变化,所以多数习惯还都保留。至于争吵的内容…

首领:这样的失误都会发生,中也是笨蛋么

干部:这只是意外,还有我不是笨蛋

首领:你是

干部:我不是

首领:你是

干部:我不是

↑在这样的对方持续了好几个小时之后,芥川银表示,这真是让人…难以忘记的争吵方式

⑨ 太宰治的手机里,中原中也的名字是唯一有备注且备注不停更改的例外。中原中也每次翻看太宰治手机时,都能看到自己的备注和之前的不同。对此干部大人表示——无所谓,随太宰治高兴。只不过干部大人偶尔也有迷茫的时候,比如这次的备注:小橘子(实际显示为小🍊)


⑩ 太宰治时常感到费劲,明明同为男人,自己怎么就成了下面那个。对此干部挑眉——打得过他,位置互换。

 

 

 

关于⑨的小剧场

中:你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备注啊,小橘子是什么鬼?我才不是小橘子啊,立刻改掉!

宰:诶…可是中也的发色明明很像橘子,而且上次给中也橘子味的棒棒糖,中也不是也没有拒绝么。为什么现在又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中:那不一样,现在、立刻、马上,换掉!

宰:如果换掉以后就一直没有备注了哦…中也想好了再说。

            ——几分钟之后——

宰:中也不说话,是对这个备注很满意么

中:…嘁

宰:那么我就不改了哦

中:…嗯(心不甘情不愿的语气)

宰:可是中也听起来并不是很情愿呢,那我我删掉备注也是可以的

中:…是、我是小橘子、是心甘情愿的(咬牙切齿)


Woz的遗书

题目既梗+内容 庄沃隐藏cp向 第一人称视角 ooc有 慎入


魔王陛下亲启:

    当您找到并且已经浏览到这几张纸的时候,想必我已经因为一些不可抗力因素而并不能继续陪伴在您的左右。请不要露出伤心的表情,也请不要有重置时间的想法,那会扰乱原本正常的时间秩序,而我、或者说世界上的每个人,也都会随着时间走向既定的终点。请您就当做我是去旅行,而最后、我们会在旅途的终点再次重逢。

    我很庆幸遵从了逢魔时王陛下的命令,来到2018年,并且和盖茨月读一起,见证您的成长,虽然因为您行为和思想的转变让历史与逢魔降临历所记录的历史产生了偏差这点,让我无比棘手又苦恼。但想着最后您终将走上王位,又让我觉得这一切尚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只是有些可惜于——无法亲眼见证您登上王座,只有这点遗憾让我耿耿于怀;也只有这一点,我是羡慕盖茨和月读的,王的加冕仪式是我无论如何都想亲眼见证的重要时刻。但…有些事注定了强求不来,所以请允许我大胆的与您做个约定——在终点再次相遇的时候,请给我讲讲您加冕为王的那一刻,您最真实的感受,那也是我很想听到的内容。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盖茨和月读于您而言的确是非常重要的同伴,有他们相伴,也总算能让我稍微放心一些。我实在是个不称职的预言家,所以之后的数十年里,就让这个名字成为被封在盒子中的称呼,这也是我个人的请求,就让已经退场的选手彻底离席吧。不必铭记、不必提起、也不必被记录。

    这样的结果其实早在我的意料之中,只是到来的速度着实比我想象中快了很多,您稚嫩的脸颊、纯真的笑容、干净的眼眸是让我恋恋不舍的源头,我庆幸于见过这样的您、也希望您能一直这样单纯,但、我更希望您能实现自己的愿望。不管是作为王者的常磐庄吾、还是作为普通人的常磐庄吾,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哪怕这样的代价无比痛苦难挨,也请您坚持下去。也许在这一路上,您会失去很多很多,但在您实现梦想走向王座的那一刻,一切的努力牺牲,或许就都不那么重要了。

    我喜欢提到梦想时,闪闪发亮的您。哪怕您并不是未来那位,我所熟知的魔王陛下。请坚持您的梦想直到成功的那一刻,虽然王位只能容纳一人,但在朝着王位前行的路上,您从不是孤身一人。

    最后,请允许以一句最真诚的话结束这几页纸张吧。能够以预言家的身份待在您的身边,是我此生最大的荣幸。

                                       ——Woz笔

干部中x首领宰那些事③

前言:

1 中太cp向

2 平行世界干部中x首领宰 森鸥外正常退位、尾崎红叶还是干部、芥川兄妹依旧归港黑、无赖派都活着没人死

3 有没有后续随缘

4 有些梗是和专中对戏而来的

5 搞笑向 ooc私设人物崩都归我

6 想到再说


①外界传闻,港口黑手党首领太宰治,心思细腻、眼光毒辣、手段残忍、性格暴躁、阴冷嗜血、对人做事不留情面、是天生的黑手党、骨子里的血液是为黑手党而留,听到芥川银汇报收集来的信息时,太宰治正指挥着中原中也剥开一个新的螃蟹,芥川银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进退两难,直到太宰治挥挥手让芥川银离开,才听到小女孩舒了口气快速离去。剥开最后一只螃蟹后,中原中也挑挑眼角、太宰治假装看不见。时隔很久之后,太宰治表示,流言也不都是错的,真真假假有心之人自会判断,解释或者消灭,是弱者的行为

②中原中也是港黑唯一可以让太宰治变乖的人,原因只是因为太宰治所有想要的东西,中原中也都能弄到、而且也是最了解太宰治的人,了解的程度包括且不限于,可以轻松找到太宰治藏匿的咖啡机、可以轻松戳破他出差之后太宰治接连不睡觉的伪装、可以在第一时间找到消失的太宰治、可以在太宰治真的疲惫不堪的时候,予以他独属的安慰

③中原中也最近书不离手,还无论如何都不让太宰治翻看。加之时不时温柔的对待太宰治还口口声声的让他乖,港黑首领迷茫、港黑首领不知所措、港黑首领提心吊胆,甚至怀疑眼前的中原中也干部是不是别人易容的。直到喝醉酒的中原中也骂骂咧咧的把收藏的书丢出去,太宰治才终于看到那本书:《猫咪的饲养守则》

太宰治: 💢

④最近一次出差之后中原中也开始紧盯太宰治的睡眠,23:00刚过中原中也就抱臂站在太宰治身边,太宰治有些无奈的哄着自家男友,并且保证24:00之前入睡,但他真的爬上床的时候,已经是可见日出的时间了。接连3天如此之后,中原中也在第四天的夜里扛起太宰治扔上床,挑眉看着太宰治朗声:不想明天休息,就安心睡觉。不然体术大师不介意练一顿拳击。第二天,整个港黑都看到闻名的中原中也的干部端着螃蟹夹着文件进了首领办公室,直到深夜才出来。同天,太宰治的工作效率比往常提升一倍

⑤织田作之助这个名字港黑高层之间并不陌生,却也是整个港黑未见其人也不敢动之分毫的人,每周必定有一天是首领要忙到无暇吃饭也要超额完成工作,为的只是去Lupin赴三人之约,中原中也对此很吃醋,但是也没有权利太宰治的交友生活。所以,港黑的后厨经常需要采购些柠檬榨汁,无糖的给首领、有糖的给最高干部

⑥太宰治很喜欢大海,不只是因为大海的颜色像中也的眼睛,更多是觉得大海有一种吸引人的力量,会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跳下去的想法。太宰治坚信,跳海是唯一干净的死法,大海拥有洗涤每一个人的力量。中原中也不明白太宰治对于海的想法,却明白太宰治对海的向往,于是每次都会看住太宰治。每一次,太宰治都会对中原中也露出不在意的笑容,之后转过头继续盯着海浪发呆。

⑦中原中也一直也想不明白,首领的位置给太宰治带去的除了缠绕满身的枷锁之外,还有什么。明明很久之前他们都还是爱说笑的年纪,转眼间,太宰治的笑容开始变得屈指可数、甚至越来越假,于是中原中也告诉太宰治可以不用笑,但是太宰治耸耸肩膀----港黑需要的是一个会笑的首领。搂过太宰治的时候,中原中也轻声说,可我需要一个活的太宰治

⑧中原中也家里常备着各种药品,并且他坚持由他本人亲自更换,目的是为了防止太宰治在家里存放过量的去疼片,但是他不知道,太宰治对去疼片其实很依赖,疼的厉害闷不吭声的吃了一片继续工作仿佛吃饭一般平常。在首领办公室翻到小半瓶不知日期的去疼片后,中原中也按着太宰治做了全身体检,收到结果的中原中也黑着脸再次把人拎回家时,蟹肉粥已经温在锅中许久了。中原中也按着太宰治认真又严肃的表示,下次体检如果有其他疾病,后果自负

⑨港黑好脾气的人,中原中也绝对榜上有名,但唯一能让中原中也真正生气的,唯有太宰治一个人。所以,当问到中原中也干部是否真的好相处时,只有首领太宰治的回答与众不同:你知道那种人么,平常不是很容易生气,一旦生气绝对不好哄,中原中也就是那样的人

⑩太宰治想要的从来都是独一无二的喜欢、恃宠而骄的窃喜,中原中也是唯一满足太宰治要求的人、也是唯二能让太宰治放松并且流露出孩子气一面的人 

关于③的后续:

宰:你就是喜欢猫!

中:因为你是猫

宰:喜欢我可以直说 拐弯抹角不像你

中:跟你说了,就没有你撸了

宰:说了也没有我撸

中:可以摸脑袋

宰:出去!

中:哦吼,太宰,你炸毛了

宰:再多说一句 ,你就睡书房

2021.5.22

致敬英雄们


【庄沃庄】Die

是久违的更新 以及 这是过渡章 短小 但没什么用←

前辈的场合没有cp向嗯√


(三)---2038

常磐庄吾的一天既枯燥也精彩,虽然他作为逢魔时王镇守着眼下的世界,大部分人也都对这位最善最高的王存着敬意和爱戴,但并不等于所有的人都是如此。关于常磐庄吾不是神也不想成为神这件事,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了

今天似乎可以休息下了,在没看到门矢士之前,常磐庄吾的的确确是这么想的。按压着太阳穴缓解着一上午的疲惫,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的魔王陛下正计划着下午要如何进行格斗练习提升自己,就察觉到自己的房间里多了两个人的气息,缓缓睁开眼时,将将看到门矢士的次元墙消失。这可真是----糟透了。

毕竟每一次,门矢士和海东大树出现在常磐庄吾的房间里,都不会有什么能被称之为好的事情发生。

只是这一次,门矢士和海东大树并没有着急和常磐庄吾说什么,反而一反常态的走到窗子边,透过玻璃看着外面的世界。争相绽放的花、鸣叫飞翔的鸟、接连不断的笑声、笑容满面的人,无一不在宣告着这个世界处处充满幸福、稳定、和平。

“真是不错的世界啊,你们说,是吧”

一旁的海东大树并没与着急接话,只是缓行至门矢士身旁,一同注视着窗外的世界。多年的相处,两个人的默契程度并不输于任何一对能被称之为搭档的人。所以对于接下来的事,海东大树清楚的知道,自己只需要打个配合就好。他回头看了看有些迷茫的魔王殿下,露出了一个无辜又带着些许诡异的微笑。

常磐庄吾头疼、头很疼。并没有人告诉他,成了王之后还要面临骚扰、尤其还是前辈的搔饶。

“直接说吧,这次又是为了什么而来”

常磐庄吾站在不远处看着两个并肩的前辈,脑海中闪过一些奇怪的画面,是不是也有人和他并肩而立过、是不是也有人和他有如此默契过、是不是也有人曾经和他一起共商美景,不是盖茨、不是月读,是谁、那个人、是谁?他忽然想起梦中的人影,那个虽然模糊却让人觉得很熟悉的人影,是他么?是他吧…一定是他。

但是,那个人,是谁?为什么不仅自己毫无印象,身边的人也都不记得,仿佛那个人只存在于自己的记忆里,常磐庄吾为此困扰着,同时他也有预感,门矢士和海东大树,会帮他解答关于那个人的一切。

心中惦念的事情在不远之后会有解答,意外的轻松感让常磐庄吾不由得扬了扬唇角。他站在窗子的另一边,看着窗外的熟悉景色,终于点了点头。

“是啊,这样的世界,真是不错呢。”

 

前辈的场合之假面骑士Build篇

 

“阿…阿嚏、阿嚏”

揉了揉鼻子又摸了摸额头,确定自己没有感冒之后,桐生战兔看着离自己几米远对的葛城巧不由得撇了撇嘴

“我没有感冒、戴了口罩、没有去人流密集场所、不可能沾染上病毒。巧,你离我和电脑那么远,怎么继续研究”

万丈龙我听着楼上的争执声迷茫的扯了扯头发,只犹豫了一秒钟就决定继续品尝手里的桶面。毕竟天才的世界一般人不仅不懂、还进不去,与其听两个天才争执,不如细品手里的杯面。

月亮高挂的深夜,两个天才才终于出现在一楼大厅,桐生战兔有些无奈的拍醒了早已熟睡的搭档,一前一后出了门。

“有人同行的感觉,真好啊”

“嗯?”

“不,没什么”

“是啊,有伙伴的感觉,真不错”